國立斗六高中校史館

教育效應-恭祝母校斗六中學建校70週年校慶(楊清国)

 

教育效應

-------恭祝母校斗六中學建校70週年校慶      楊清国

感謝先總统 蔣公與金門司令官胡 璉將軍,在民國47年823金門砲戰時,為了不使金門學子學業中斷,毅然把福建省立金門中學九百多位學生,一舉遷台分發在台灣省立31所中學寄讀。這項德政,使金門學子能繼續在台升學,促使今日金門人才濟濟,有八百多位博士的優異效應。

當年我們一行金中36位從初一到高三的同學,寄讀在台灣雲林斗六中學,如今也出了黃基礎、胡丕真等好幾位博士。感謝母校斗六中學諸師長的辛勤教誨,以及在地同學們的友善幫助照顧,才能讓離鄉背井、流浪到斗六的我們,從驚恐、迷惘、苦難中走了出來,進而向上屈壯發展。

97年5月20日國立金門高級中學57週年校慶,金中校長蔡錦杉、校友會理事長顏達仁,共同具名邀請調任國立斗六高級中學的老校長李世烽,以及斗中校友會理事長陳調鋌等理監事組團來金參加金中校慶,斗中李校長、校友會陳理事長,為了感謝金中蔡校長、顏理事長以及校友楊忠全副縣長等熱烈招待。翌(98)年4月10日斗中建校63週年校慶,斗中李校長、陳理事長,回邀金中校長蔡錦杉、校友會理事長顏達仁,以及823金門砲戰寄讀斗中的校友們組團蒞校參訪,當年金中校長蔡錦杉公忙,由金中校友會理事長顏達仁率領代表蔡校長的金中學務主任兼校友會總幹事楊忠模,以及斗中校友黄水木、王忠宗、楊清国、黃基礎、許振地、鄭藩海、宋炳榮、陳世耀、張清泉、胡丕真等12人前往共襄盛舉,參加斗中建校63週年校慶,受到校友会熱烈的接待與協助,使我們有賓至如歸的感動。返金後我在金門日報副刊(98.4.18刊登)發表感言:<離校五十年、老盡少年心>,感嘆昔日十幾歲的紅顏青少年,如今見面都巳是白髮蒼蒼,垂垂老矣的老年人了,真是歲月不饒人,已老盡少年的雄心。該文榮幸收入《國立斗六高級中學建校63週年校慶專輯》。

國立斗六高級中學校長室秘書兼校友會總幹事鐘源旺LINE給我,說105年斗六中學建校70週年慶,要籌建校史館,要我担任籌建委員,我想到隔海遠行婉拒。鐘總幹事說不必來臺會議,只在網路發表意見即可,因而答應。以後他常傳來籌建校史館消息,有一次榮譽理事長陳調鋌建議,校史館簡介要把民國47年823金門砲戰,金中校友寄讀本校的史實紀上去,並指定要筆者赴台接受學校訪問,交通住宿費用,由校友會支付。陳理事長關愛金門的用心,令我感激。因脚受傷不便遠行,我就把國際知名導演唐振瑜先生拍懾《金門建縣百年歷史風華》訪問我的流亡學生一節,特別請唐導燒片光碟給我,然後轉寄給校史館参考採用。至於審查校史館簡介,因看不到有金門記載,我為了成全陳理事長關愛金門的美意,就在簡介中斗中校友四萬多人的下面,加上括弧包括民國47年823金門砲戰,金中校友寄讀本校的36校友,終獲得學校審查會修正通過。為金中遷台、學生寄讀台省史實,在斗中留下一点記錄。

為了今(105)年斗六中學建校70週年慶,母校除籌建校史館,也闢建校友藝文活動中心,並向校友徵捐書法、圖畫、藝術作品。接到訊息,我馬上寄送對開書法對联、全開中堂各一幅,也把拙著《金門教育史話》、《金門文教繼世長》、《樂在分享散文三集》以及《金門縣志-80年版》一套三冊、《世紀金門、百年輝煌》一套ニ冊、《金門建縣百年歷史風華》一書等,寄給校史館典藏。

最近收到校友會副總幹事張起凰(筆名起床)E-MAIL來六張照片:有校友會榮譽理事長陳調鋌、理事吳克府等師長校友,在我的書法作品前拍照留影(如下附圖之一),看來壯觀,大家很快樂,我也興奮。對联我書寫:宋高宗勉眾二句話:「男兒欲遂平生志,五經勤向窗前讀。」希同學努力求學,中堂以兩個大字金文書寫:「原道」,取自高中課本韓 愈大師一文的篇名,希大家能體認「原道」的意境。也許是我寄得早,寬廣浩大的藝文活動中心,只掛上我的第一件作品,倍感榮幸。

後來校友會寄來一份傑出校友推薦表,我自認德不配位,就打電話給黃基礎校友表示我要推薦他,他說他已經得過了,又說既寄給你,就是要你送件,我因係寄讀生,學籍在金中,也得過金中傑出校友,我自感不配啊!

黃基礎教授是我寄讀斗中的學弟,在校時我就很佩服他的用功,當年我讀高一,他讀初ニ,剛去我們的功課都跟不上,但一年後,他的學業突飛猛進,每次月考都榮登紅榜(每科成績80分以上),斗中高中畢業,他考上國立台灣師大生物系,成家立業後,又以不惑之年赴美留學,榮獲博士學位,曾任師大生物系教授兼系主任,可謂斗中之光、金門之光。

黃教授沙尾人,有位很偉大有智慧的祖母,他從小靠祖母養大,祖孫相依為命,但在823金門砲戰時,祖母敢胆讓他唯一的少小孫子赴台念書,真是捨得可佩啊!就像我祖母一樣也很有遠見、魄力,當年我不懂事,願離家赴台升學,祖母含著眼淚,連哄帶拖著哭哭啼啼的我上軍用大卡車,我個兒小,母親要扶托我上車,我抱著母親放,兩人哭成一團,啊!真是堪回首話當年。

有一次我在永和「福和賞」大樓,內有景觀庭院、有圖書室、健身房休憩設備的女婿家渡假,黃教授正好來電,得知我在臺,特別跑來和我見面聊天。我們聊家鄉金門的發展、聊斗中金門校友的情况、也談他讀我著作的感想與心得,他說我送他的書,每本都看完,他真是博覽群書,連我膚淺的作品,他也讀得珍珍有味。他問我最近讀了什麼書?我很慚愧回答:「除了閱讀報紙雜誌,沒讀書」。他說他正在讀齊邦媛教授所著《巨流河》的第ニ遍,他說它真是一本好書,值得他一讀再讀。我說我看過書評,《巨流河》的確是應讀的好書,齊教授八十幾歲高齡,才奮力完成此巨著,真令人敬佩 。

我返金不久就收到黃教授寄給我的《巨流河》一書,令我感激不已!

為了不辜負黃教授的美意,我認真讀完了《巨流河》這部巨著,收益良多,可以說《巨流河》是齊教授一本自傳回憶錄,寫她從出生大陸東北求學,經過對日抗戰、國共戰爭,一直到血淚流離台灣,才安家立業的点点滴滴歷程,文筆流暢,歷程故事感人。齊教授和黃教授一栐都認真可敬,她也是在45歲有了三位小孩,才出國讀博士,鑽研英國文學。

《巨流河》全書分十一章。讓我最有傷痛,感慨多多的是第八章:「開拓與改革的七O年代」第ニ節文學播種----國文教科書改革。她說:「是什麼栐的一群『學者』 ,用什麼栐『政治正確』的心理編出這栐的國文教科書?(如今我們台澎金馬的歷史教科書,筆者正有此感嘆!)這時我明白,我所面臨的革新挑戰是多麼强烈巨大了。」(該書409頁最後兩行),齊邦媛在國立編譯館擔任人文社會組主任時,主持編修國文教科書,她以文學播種為基準,向前迎戰革新挑戰,很艱辛地才走上成功之路。  

我認為編修教科書,如果過份注重『政治正確』的心理編修,就會遺害下一代,為害社會國家。因為教科書很重要,影響深遠,怎樣的教育,就會教出怎樣的國民。比如:日本企圖侵略中國,小學教科書就教小學生說:中國蘋果又大又甜,我們耍攻打中國,才能吃到好蘋果,造成以後日本的青年發動戰爭侵略中國;中共早期小學教科書教小學生說:「我愛爸爸媽媽,我愛毛澤東主席」,造成以後中國大陸文化大改革命的一批紅衛兵,批閗父母師長,搞得天怒人怨:陳水扁執政時期,編修教科書强調台灣本土意識,去中国化、仇中反中,造成了一批强佔立法院反服貿、進佔教育部反課綱的太陽花等學運學生,真是可悲可怕啊!

欣逢斗六中學建校70週年校慶,感謝母校諸師長的辛勤教誨,自己也是教育出身,感到教育太重要,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怎樣的教育,就會教出怎樣的國民。寄望各位學者、政治人物,中華民族的教育,要往何處去?值得諸公深思編修啊!

最後敬祝  毋校70大壽,生日快樂,校運昌隆,師長、校友、學弟們身體健康,萬事事如意!    

作者:斗六中學第10屆的金門校友

左起 吳克府理事 賴正謨常務監事 陳調鋌榮譽理事長 潘澤黃總務主任 鐘源旺秘書 張起凰副總幹事 

 

←回上一頁